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暖暖的家

我的温馨的小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信乐观,勤奋努力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青春不过是一种优雅的失去  

2009-09-28 17:20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踱来踱去,一遍一遍的听着孙燕姿的CD。

许多人知道我的名字,很少人知道我的小名,我也不愿意提起。

直到有一天,我读到了张恨水的文字,我开始在文字中彻底的沦陷。

我出生的时候,因为我的爷爷奶奶不喜欢我,所以我妈妈给我取名叫“小恨”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是不喜欢这个名字的,我喜欢我的大名:张梦莹。

只有我的弟弟经常流着长长的鼻涕,满大街的喊:张小恨回家吃饭啦!

他很少叫我姐姐,或者姐,尽管我比他大一岁,尽管我们一直在一个班级,尽管我们一块回家。

他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没有见到我,见到是大姐,而我是在姥姥家长大的。

我是女孩,我生来就不被这个家所喜欢。上面有一个漂亮的姐姐,下面有一个聪明的弟弟。我到了该念书的年纪才回到这个家,和我的弟弟一块上学。

我的父母还是爱我的,或许是他们觉得这么多年来,我没有在他们身边长大亏欠我的,我爷爷奶奶对我很不好的,他们不肯将他们对于姐姐和弟弟的爱分给我一点点。我的弟弟,也是很少帮我,他学习成绩永远都比我优秀。我遇到不会的难题去问他,他也不会对我说的。他说,我学会了会超过他的,他不想被我超越。在学校里,有别人欺负我,他也不会帮我的,我不知道年少的心,为何参杂了这么多的私心。

我读初中的姐姐,对我很好,超乎寻常的好,有时候觉得在她的身边,她能够很好的保护我。

我总是安静的,安静的像一片树叶,安静的读书,安静的学会自己渐渐独立。

过了四年级的时候,我的成绩开始突飞猛涨,我已经把我的弟弟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

读初中的时候,我勤劳的父母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,也是为了我们接受好的教育。

那一年,我的姐姐带着孙燕姿走进了我的世界,姐姐初中毕业的时候去市里读了幼师。

我一遍一遍的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踱来踱去,听孙燕姿的《天黑黑》。

我开始喜欢这个俊俏,拥有超强爆发力,带着美人痣的新加坡小女生。

有一天一个电话打进了家里,说是姐姐被绑架了,那伙人要20万。

20万,家里是肯定没有的,我父母这么多年来一直开药店,挣得钱买了房子以后所剩无几。

我的父母也不知道怎样处理,在万般无奈之下,报警了。

绑架她的人,不是别人,是姐姐的男朋友和他的一堆狐朋狗友。

他觉得,我们家很有钱,他也觉得我们家肯定会拿得出来这20万的。

他不相信我父母会报警的,可是我父母报警了。

传来的就是姐姐的噩耗,我一直觉得,他们不会那么狠心的。可是我的姐姐确实是,真实的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,是掺杂了安眠药的饮料。

一个星期以后,找到我姐姐的尸体的时候,已经腐烂的不像样子,我母亲哭碎的不仅仅是她自己的心,还有全家人的心。

我母亲回了一趟老家,烧毁了姐姐小时候的很多衣服和玩具。

家里开始长时间的落寞,落寞的像孙燕姿的《天黑黑》。

有了一个规定留给了我和弟弟:20岁以前不准恋爱。

至于那个绑架姐姐的人,判了无期。可是再无期,姐姐的归来却永远没有归期了。

那个时候,我和姐姐有很多话可以讲,可是后来,变化让我变的不想说话。

高中,我甚至喜欢上了,“张小恨”这个名字,我开始以这个名字在校报投稿。

我的书桌里无缘无故的多了我爱用的那种带香味的笔芯,还有张爱玲的书。

我知道,我是无法逃避你的目光的,但我还是不愿意看你一眼。

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。可是你却说,第一次看见我的目光,你觉得我忧伤好久了。

我常常在想人生是什么?

人生应该是:从出生到成长再到死亡,只是一种本来就存在的一种必修课。

我开始一遍一遍的放孙燕姿的CD,我的心里开始隐隐在作痛。

直到你离开留给我一段话:30岁若我未娶,你未嫁,你是否会嫁我?

这一段话,我在心里琢磨了很多年,我是一直把你当成我最终的结婚对象的。

尽管后来,你恋爱的人不是我,而我恋爱的人也不是你。

可是我还是一直这么觉得,我觉得你是最适合我的。

我若是这样对你说,我只怕你会心痛得落泪,我何尝不是心痛得落泪。

我想把我们的青春,重新勾画出来,可青春是一种优雅的失去。

07年大学毕业的夏天,24岁的我去人山人海的世界里看孙燕姿的演唱会。

人海里的巨浪彻底的将我淹没,胭脂味,香水味,全部都流向我的世界。

我们都一样,没有受爱情的伤,只是在成长。

09年的夏天,26岁的我依然一个人穿高跟鞋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。

晚上的时候,敷面膜睡觉,然后打开日记本写下:

青春不过是一种优雅的失去。

我也很想他,在某个地方,或许是天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